一生一遇,追梦极光

四年磨一剑,游心金牌旅行策划师孙振将他在北欧的独特体验凝聚成了一条追梦极光10日之旅的行程,并且在追梦极光的线下分享会上与粉丝们分享了他的追梦故事。

“极光”(the Aurora)欧若拉,北欧神话中掌管极光的女神,在北欧的冬季,有幸见到北极光的人,也是上天眷顾的幸运儿,晴朗的夜空亲历北极光绚丽绽放,是一生一次妙不可言的浪漫体验。



在电影《遗愿清单》中,两个癌症晚期的老人列出了所有的遗愿,他们的清单中都有一项,see the northern lights。在他们看来,哪怕看过无数的山和大海,只要缺了夜空中那一抹缥缈的极光,人生就不算完整。



游心旅行的金牌旅行策划师,曾经4次到访北欧,摸过麋鹿坐过雪橇还和圣诞老人合过影。



为了追逐极光他和摄影师一起在雪地里的小帐篷住了将近一个星期。孙振说“北欧是人类生活的终极呈现方式”,于是他在这里一待就是四年。



“起初来到芬兰就是为了看极光,但是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并不是极光爆发的周期年,所以一个月里我大概也就能看到一两次短暂的极光,骤然间亮起,不等我调好相机就结束了。”孙振第一次去看极光时的过程虽然并不顺利,但是这惊鸿一瞥却在他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带着这股执念,他一次又一次的来到这里,慢慢的,除了极光他还爱上了这里的生活。森林里的小木屋,洁白的冰雪世界和随地乱跑的北极三傻。2012年他第四次来到芬兰的时候决定不走了。



四年磨一剑,孙振将他在北欧的独特体验凝聚成了一条追梦极光10日之旅的行程,并且在追梦极光的线下分享会上与粉丝们分享了他的追梦故事。

极光:太阳母亲生气了

其实呢,极光只是太阳母亲和我们之间“小摩擦”。太阳虽然是我们的母亲,然而我们的母亲脾气并不是特别好,经常就要耍个小性,甩地球一脸粒子,我们地球虽然是人子,却也禁不住母亲如此折腾,所以大气层就会自动将这些粒子电离以保护自己,这就是极光形成的原因。



2014年的时候太阳母亲很暴躁,一通乱来,于是我们迎来了一个极光爆发年。那时候刚好我就在芬兰,每天就是白天在雪地里撒欢儿,晚上蹲在壁炉前聊天喝酒等极光。



拉普兰:原来北极也谢顶

想看极光并不是越北越好,极光的最佳观赏地点在极光带。如果北极有发型的话,那一定是地中海发型。正所谓美人迟暮,英雄谢顶,绚烂的极光带正是北极这地中海发型那一圈头发,而北极点则是光秃秃的头顶。



拉普兰就在这圈头发里。它包括芬兰、挪威的北部,有四分之三处在北极圈内。



冬天的时候几乎看不到太阳,而夏天太阳又会在空中挂一整天,但即使是夏天这里太阳看起来也是摇摇欲坠的样子。



因为常年气温都保持在0度以下,所以几乎没有什么人,按照官方的统计这里每平方公里只有2个人。大面积的无人破坏雪地变成了户外运动尤其是雪上运动爱好者的乐园,在他们眼里拉普兰简直就是天堂。



桑拿:“我在北冰洋”

我第一次到芬兰的时候老能看见各种各样的桑拿房,心里就想:“我大中华文化真是影响深远啊,都传到北极了。”直到后来和朋友的一次聊天中我才知道桑拿是芬兰人发明的!然后深受北欧人民的喜爱。芬兰还有一个冰屋桑拿,整个冰屋建在一个湖的中央,然后冰块就是湖里就地取材,冰与火之歌应该就是这样了。



在挪威,还有个刺激的玩儿法:就是蒸完桑拿跳进北冰洋!因为特殊的气候原因,北冰洋的沿岸多为礁石,所以北欧并没有白浪拂沙滩,更多的是一种神秘和阴郁,光看着就觉得这海水能冷到骨头。



最牛的是一个快60岁的阿姨。有一次我带队,车上的时候大家都兴致勃勃,结果真到该跳的时候大家都不是很敢了,我就做了个表率,一头就冲进海里了,然后就回头招呼大家,结果没人响应我,有个阿姨还掉头回车上了,我心里特别失落。结果没一会儿阿姨拿了个红色的横幅兴高采烈的冲到我旁边,一把把横幅展开,说:“来,小孙,给我拍个照。”



萨米人:谁也别碰我家鹿

其实萨米人是一个很古老的人种,在北欧和俄罗斯都有他们的足迹,他们就是拉普兰的原住民。因为很少有国人来这里,我在这儿的时候每天早起别人和我打招呼都是:“口尼机哇~”。



对于萨米人来说最重要的财产就是麋鹿。如果你问他家里有多少只麋鹿就相当于问他你一个月挣多钱,极其不礼貌。当然如果你乖乖的话,萨米人是非常热情的,比如请你坐麋鹿雪橇。




这么多鹿难免发生一些意外。每到麋鹿发情的时节,公鹿们就会私斗不止,每次火拼完的结果就是一地鹿角,随便捡。但是平时他们还是很乖巧的。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极光就是自然界的哈姆雷特,每个人对它都充满了向往,但这向往却又各不相同。我们跟参与分享会的他们聊了聊,说说他们的心里话。



“别人看过的终究是别人的,只有我自己去看到了才是属于我的震撼。”冰凌泡沫对极光充满了向往,作为一名忠实的自由行旅人,他还从未将触角伸到过祖国的外面:“最吸引我的大概就是跳北冰洋了吧,热腾腾的桑拿房里跑出来,一头扎进世界最冷的北冰洋,这种感觉想想就刺激。”



而另外一位资深玩家小张则是对极光的迷之向往:“我就是想去看极光,这算是我的一个人生目标。”她还告诉我们下一段旅程将会在菲律宾开启,接着是墨西哥。小张对旅行充满热情,仿佛一切未知的地方都在等着她去探索,临走还没有忘了让我帮她去联系同事给她订去墨西哥的机票。



今年又是一个极光爆发年,用孙振的话说就是“太阳母亲依旧没给好脸色”,错过这一次就又要等到下一个11年的周期。



这个除夕,孙振将带领团队展开新一轮的追梦之旅,你们约吗?

客服电话

400-0798-790

周一至周五:09:00 - 20:00

关注微信

新浪微博